鬼故事.10

Cwt39【冰漾】鬼故事(上) 場領預購
Cwt39【冰漾】鬼故事(上) 通販


十、好與壞


  褚冥漾又在那間小辦公室裡醒來。
  他對這片天花板上有多少污漬都快要如數家珍了,若在遊戲裡面,辦公室裡的這張桌子肯定是他的重生點。
  外頭天色灰濛濛,牆上掛鐘的時間才快五點,褚冥漾只見冰炎背對著他收拾著東西,散落在桌上的硃砂與符紙,都再在在提醒他,這一切不是夢。
  妖魔鬼怪,他已經沒有信或不信的選擇,一而再再而三地碰上這些事情,兩次被奪舍的經驗,冰炎對待他兇歸兇,卻每每都是這人救了自己。
  仔細回想昨天夜裡有些驚魂的幾個小時,也是自己的粗神經讓冰炎學長與夏碎學長陷入危機,雖然他不清楚他被奪舍期間發生了什麼事,但自己肯定在一定程度上拖累了對方。
  冰炎學長展現出來的能力和氣勢,都讓他忘記對方只是個比他大一歲的少年。
  況且對方也是無償地幫助自己和教導自己,想到這裡,褚冥漾忽然愧疚了起來。


  「學長,對不起。」身體上多少有些不適,褚冥漾還是掙扎著爬起來說話。
  冰炎面無表情也不出聲,只是盯著褚冥漾乖乖把符水喝完,又伸手把起褚冥漾的脈搏與檢查他的面色。
  「跟你說了這麼多也是白說的,真不知道你腦袋裝了些什麼。」語氣有些不悅,卻沒有褚冥漾想的拿木劍敲人的暴怒,褚冥漾才敢大著膽子地解釋起來。
  「我知道你善良。」冰炎看起來很疲憊,但褚冥漾的話讓他覺得有必要導正他的觀念。
  「可是你面對的這些鬼魂,他們並不善良。」
  「這也是為什麼天師不是功德事業,我們能幫的能做的始終有限。」褚冥漾想法過分天真,雖然不是壞事,只是以他的體質來說會被那些強大執念的鬼魂給利用,「它們滯留在這的目的都不同,更不可能什麼都滿足對方讓他安心超渡。」
  人跟鬼本身就有很大的差距,缺少了形體的鬼魂剩下的只是單純的某種情緒,愛啊恨啊或偏執,都缺乏了理智和思考邏輯。
  「若剛剛那老鬼的心願是殺死地盤上的人類,那你能滿足他嗎?」褚冥漾接觸這個世界的時間太短也太片段,這樣的善良會讓他一而再地陷入麻煩,不可能永遠都如此好運的有冰炎在身旁替他渡過難關,「你是人,你要思考的是如何保護好自己,站在人的立場解決這件事。」
  「不過等到你要幫助人的時候還久,八字都還沒一撇,聽聽就好。」冰炎最後忍不住狠狠彈了對方的額頭,「天快亮了,你回我家洗澡吧。」
  「呃……洗澡?」
  冰炎看褚冥漾一身凌亂,機房灰塵厚重他又遭逢奪舍渾身是汗,這樣子一早上課可能會先被叫去訓導處罰站。
  「你再拖拖拉拉我就把你鎖在辦公室裡。」學長動作迅速地關了辦公室的燈,瞪著還傻在桌上的褚冥漾,毫不留情地說。


  吸進肺部的空氣沒有夏日的悶熱,晨露一掃昨天整夜在機房裡的悶熱不適感,這大概也是從被小冷開天眼之後覺得最安心的一刻。
  待在冰炎學長身旁總會有種不管發生什麼事對方都會出手幫助自己的感覺。
  能看到那些鬼鬼怪怪也就沒那麼恐怖了。
  「學長,路邊那些……阿飄們都是不能超渡的嗎?」他們走過一座小公園,鬼魂徘徊在公園門口,看起來是死於車禍,肢體有些破碎。
  「它還沒見到它等的人,所以會一直在那裡。」
  「喔,所以如果時間沒有到,學長你也沒辦法超渡它嗎?」
  「超渡只是讓鬼魂回到它應去的地方。」冰炎正色解釋,褚冥漾難得問題不帶腦殘,「但不是每一件事都是用相同的方式解決。」
  好比昨夜那隻地縛靈,每個鬼魂都有不同的歸宿。
  「褚,你要學的還多著呢。」他轉開自家大門,把一身髒的褚冥漾趕進浴室裡。
  如果褚冥漾回頭,肯定會注意到冰炎的神色複雜,但此時少年一心只想洗個熱水澡將自己弄乾淨,當然不會留意冰炎在他關上浴室門後拿出手機撥了通電話。


  「喂,老太婆。」冰炎一點都不覺得這時間打電話會擾人清夢,何況對方的聲音聽起來也不像剛睡醒,他語帶不善,有著幾分質疑。
  「褚冥漾這傢伙是什麼來歷你應該早就知道了吧?」



**

場前就更到這邊囉,場上(或場後)我們再見!(揮手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