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09

Cwt39【冰漾】鬼故事(上) 場領預購
Cwt39【冰漾】鬼故事(上) 通販

九、空殼


  一個人的靈魂完全體現那個人的本質。
  很難想像褚冥漾那張雖算不上突出的五官能有如此狡詐的表情,一向是傻氣的臉孔因為秦狡猾的奪舍而有了截然不同的樣子──可冰炎竟拿它無可奈何。
  是褚冥漾答應在先,不管事實上是被拐被騙還是不知情,秦狡猾沒有做錯任何可以讓他出手的事情。
  它的目標一開始就擺在褚冥漾身上,少年的確是他們之中最弱又最有奪舍價值的對象。
  「可惡!」被擺了一道的不甘心,還有那老鬼似乎握著關於褚冥漾的秘密,這些負面情緒化作一股深深的無力感。
  冰炎也曾懷疑過褚冥漾的身分並不單純,八字不算特別輕卻能輕易受到另一個世界的影響,這不算太稀奇;但之後發生一連串的事情卻讓他加深疑惑,被女鬼開了天眼,可以與另一個世界的它們溝通,少年某次還提過好像能猜測阿飄們的想法。
  其中的任一樣在天師的成長歷程中都需要時間去學習,有的甚至是一種機運。
  就更別說這動不動就能被上身的體質了,褚冥漾的身分想來肯定不單純,只是在他還沒去深究前,就被眼前這老鬼搶先了一步。


  『這就是你們與老夫的差距。』老頭呵呵笑著,他伸展著褚冥漾的胳膊又跳了跳,『歲月累積起的東西並不是你們追趕得上的。』
  『……況且這褚家小子確確實實是我在找的東西啊!』話裡多了幾分欣喜若狂,冰炎暗自覺得情況不妙了起來。
  他不清楚褚冥漾的真實身分,當然就無法估算褚冥漾被秦狡猾奪舍後造成的傷害。
  冰炎在心底千刀萬剮了身為師傅的老太婆一百遍一千遍,卻在深深吐一口氣後下了決定。
  「再次強制奪舍需要漾漾的配合,太衝動。」夏碎不愧是他多年來的搭檔,冰炎都還沒說對方就猜了個七七八八。
  「那個蠢貨,我交代了多少次,結果還是輕輕鬆鬆地就把身體讓給別人。」冰炎咬牙切齒,他教褚冥漾的東西是學去哪裡了,真想把這傢伙的腦袋剖開看看。
  「但漾漾畢竟是例外,我支持賭一把。」夏碎肯定也注意到褚冥漾的不尋常,沒有常理可循,放手一搏就變成唯一的謀略。
  「那就別囉嗦了,有問題叫老太婆去扛。」以老太婆的本事,要他帶上褚冥漾肯定早就算準這一切了,眼下最重要的是把秦狡猾趕出褚冥漾的身體。
  兩人對看一眼,有了默契後,雙雙在下一秒出手!


  褚冥漾不知道外面的情形對他來說有多險峻。
  這次醒來他又是飄浮在空中,不過他沒看到如上次小冷來時帶給她的記憶與想法,空無一物的空間裡讓他有點害怕。
  肯定又被人奪舍了吧,褚冥漾尷尬地笑著,等等如果還活得過來肯定又要再吃學長的木劍啊……可他又不是故意的,老鬼要拐他就是衝著他夠傻不是嗎?
  算了,他呼吸吐氣反覆思考冰炎耳提面命過的一些訣竅。
  保持清醒、不要輕舉妄動、仔細觀察四周還有不要跟它談判任何有關自己的事情。
  ──可是這空蕩蕩的一片是要他觀察什麼啊!?
  『小夥子,好身體啊。』老頭的聲音從頂頭上方傳來,計謀得逞後聽起來有些洋洋得意,褚冥漾在心中咒罵這倚老賣老的老傢伙,卻被對方逮著正著。
  他忘記他正處於被奪舍的狀態裡,他想什麼,這具身體現在的主人肯定都知道。
  『不愧是老夫等待許久的東西,傳說在白陵家有一個容器,能讓盛裝的靈魂保值,蘊含在容器裡的知識能洞鑑古今……白陵家也很聰明,把東西藏在一個不知情的人身上的確很安全,可老夫還是找到啦!』
  『小夥子你乖乖告訴老夫,東西藏在哪裡,待老夫找到東西,我也不會為難你的。』
  什麼傳說中的容器……聚寶盆嗎?褚冥漾根本聽不懂對方在說什麼,當然也無法回答老鬼問題,況且冰炎要他什麼都別說,他便真的緊緊閉著嘴不回應。
  老鬼也不以為意,聲音消失了,卻發現有股能量在那空間亂竄著,弄得他很不舒服。
  像是過了很久似的,他猛然感受到一股強烈的怒意,他聽到老頭的憤怒的咆嘯著。
  ──這根本就是一具空殼!


  『為什麼找不到呢!』佔據著褚冥漾身體的秦狡猾此時卻發出慘叫聲,少年臉上是一片驚恐與歇斯底里,『找了這麼久,等了這麼久──』
  『裡面那些東西卻不見了!』他哇哇大喊,『這只是一具空殼!』
  老鬼勃然大怒,地下機房整個警鈴大作,秦狡猾竟然出人意料地自行從褚冥漾身體裡離開,這讓情況在瞬間逆轉直下,原本兩人不惜以傷害褚冥漾身體的方式將老鬼趕出來,可現在對方卻放棄了人質,他們的出手在瞬間轉了目標,也再無後顧之憂。
  不管對方在演哪一齣或搞什麼鬼,首要目標就是先把秦狡猾給拿下。
  藥師寺家的縛魂繩是業界第一把交椅,沒多久功夫就把魂體牢牢壓制,冰炎貼了張黃符鎮著縛魂繩後便朝躺在地上的褚冥漾走去,看看少年的狀況。
  呼吸脈搏正常,三魂七魄歸功於紅繩的幫助也都安在,只是面色慘白,像是虛脫似地全身冷汗不停。
  「嗤,活該。」褚冥漾看似沒有大礙就安心了,把人搬往牆邊靠著,心底盤算等等人醒後是要揍他呢還是揍他呢。
  不過眼前還有更重要的事情。
  「褚冥漾是什麼來歷?」冰炎冷著臉看著老鬼,剛剛被擺一道的怒氣全往這發洩了。
  『老夫不說,你又奈我何?』秦狡猾又變回開始的模樣,又計算要與冰炎周旋打交道,心底又盤算了計謀,但冰炎跟夏碎這次早有防備。
  而團隊中的豬隊友已經在一旁不省人事,沒有任何利用價值。
  「那就送你回地府等候發落吧!」冰炎一副沒什麼好說的態度,直接抽出身上的符紙,筆沾過硃砂就要開始做法。
  『我是這塊土地的主人,你沒有權利可以超渡我!』他是地縛靈,他若沒有意願,誰都無法讓他離開這裡的。
  「我可以。」冰炎畫符的動作行雲流水,一張兩張三張的很快就用齊了他所需要的數量,「褚冥漾是人類,就算他答應讓你使用身體,但你傷害了他,我就有權力送你走。」
  「一路好走,如果還有什麼話要說……」冰炎遭遇褚冥漾被奪舍這一連串的變故至今,情緒緊繃得很,面無表情地把符咒貼好,冷冷地向它道別。
  「去找地府的申訴官說去吧。」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