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08

八、「秦狡猾」


  褚冥漾總是有種錯覺,那些鬼魂對待自己的態度好像跟其他人類不太一樣。
  但要他具體形容嘛,又完全說不上來。
  「未免想太多了。」冰炎冷哼一聲,也不知道是對著褚冥漾的腦殘吐槽還是回應地縛靈,伸手把褚冥漾拉到他身後,一半是為了保護褚冥漾另一半是怕褚冥漾把事情複雜化。
  『難得老夫願意與你們談條件……看在他的面子上,真的不再考慮?』老頭子手一揮又是煙一陣,一個茶几連帶一套精美瓷器茶具就出現在眼前,一個彈指就是茶香陣陣。
  這地縛靈……也太會享受。
  『這些經理,是恨不得快趕走老夫,可這明明就是老夫的地盤。』它將茶几上的磁杯朝褚冥漾的方向推了推,示意褚冥漾喝,想當然是被冰炎阻止了。
  老頭子一點都不在意,繼續接著說下去,『每年拜那些三牲五禮,老夫不缺也吃膩了,難得有老夫看上又想要的好東西,別說要和平相處了,讓老夫打包滾蛋也行。』
  ……這什麼奇奇妙妙的對話,這是褚冥漾的第一反應。
  難不成他還可以從都市傳說第一衰進化成老地痞看上的好東西,什麼鬼東西……不,還真是鬼東西。
  冰炎當然不理對方左一句很感興趣右一句條件好說,只強調老頭子不該打擾生人,其餘的他也沒要跟他談的意思。
  來回爭論幾次下來,雙方都有些怒意,『鬥起法來我不一定會輸你這毛頭小子。』
  「嗤,可以試試。」
  機房裡一干人只有褚冥漾與冰炎知道老頭子的臉色有多難看,而夏碎則是感應的到對方的情緒起伏,其餘那些經理們只覺得陰風陣陣,越來越冷。
  『輕率、粗魯,也不看看老夫為何人!』老頭子在一瞬間變了臉,呼喝一翻茶几化作煙霧,拐杖成了武器。
  冰炎與夏碎幾乎是同時反應過來,前者護住褚冥漾,後者則快速的帶著一票嚇呆的經理人離開機房,他們縱使什麼都看不到感受不到,眼前的景象也夠駭人了。
  原本機房裡停滯的機器通通轟隆隆的運作起來,紅光四閃,警報大作。


  銀色的馬尾隨著冰炎陣法一展在空氣中舞動,老頭子一見那動作瞇起了眼睛。
  『砸了大錢請來了厲害腳色啊!無殿的關門弟子,還真是百聞不如一見。』
  「念在您是從日據時代就常駐在此,小輩並不想動手。」褚冥漾只覺得冰炎說這些純屬客套,心底擺明就是想揍對方一頓才是,「但褚並不是屬於無殿,更不可能淪為籌碼來談判。」
  『這小鬼姓褚?』老頭子像是抓住了什麼關鍵字似的愣了一會,歛了歛殺氣,沒一會剛剛的劍拔弩張就像不存在一樣。
  『可惜啊……聽說那東西落入了白陵家,結果這孩子姓褚,難不成真是老夫認錯?』
  什麼白靈啊……這年頭還有這麼奇怪的姓氏嘛?褚冥漾暗自吐槽,不意外被學長很瞪了幾眼。
  交涉持續進行中。
  「如果這是您離開此地的籌碼,不妨說說是什麼東西,好讓他們滿足您。」冰炎見老頭子對那東西很執著,若要讓雙方皆大歡喜,找到他口中的什麼寶器是最好的方法。
  『人類用不上的東西,不須參和進來。』像是失望又不死心的多瞥了兩眼褚冥漾,又是哀聲連連,緊接著迎來了一陣沉默,誰也找不到話說。
  老頭子又是重重一嘆。
  『無殿的幾位師傅的確很會帶人,年輕有能力的小夥子真是不多見了……另外一個是藥師寺家的是吧?』老頭子完全沒了怒氣,突然多了幾感嘆。
  『兩家真是了不得,老夫在這麼久見過的天師也多了,卻少見如此的年輕人。』他一沉吟,又說,『不過這褚家聽起來來很是陌生,無殿新收的弟子?』
  「前輩過獎了,褚冥漾是師傅我託給我照顧的人罷了。」冰炎的表情並沒有因為被誇獎而放鬆,反倒警戒更甚。
  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何況這老鬼可是業界出了名的狡猾,又名「秦狡猾」。


  冰炎有戒心,並不代表褚冥漾有。
  以褚冥漾的年紀與歷練來說,他人生可能還未經歷與人談判的環節,當然這些表面上的和樂融融與客套,褚冥漾可一點都不覺得有不對勁的地方。
  『小夥子,我看這樣吧。』兩人寒暄客套了會,連夏碎學長都加入了談話之中,時間不知不覺已經超過四點,『我賣無殿與藥師寺家面子,讓我親自與那些經理人談談,劃分一個彼此的空間,只要他們不打擾我,我便不打擾人類。』
  秦狡猾強調了親自這詞,冰炎反應很快,拿出準備好的草紮人偶要讓老頭子有個媒介。
  『這樣是要把那些人類嚇死吧?』老頭子爽朗的笑了兩聲,『折騰了大半夜,最後還要跟紙娃娃聊天,這是在變相替收驚拉抬業績吧?』
  『要我說,就讓褚家的小子來,老夫委屈點,用他的身子一會。』
  兜兜轉轉,秦狡猾又把目標放到褚冥漾身上。
  冰炎有防範到對方會來這一步,卻完全沒有預料到褚冥漾會這麼蠢。


  『褚家小子,問你呢?』不待冰炎反應,這老傢伙的速度更快,看著褚冥漾先行詢問。
  『讓老夫借用一下你的身體,不礙事的。』
  褚冥漾早就因為時間關係和剛剛的異次元對話走神走到天涯海角去了,被這一問他自然聽不出話裡有詐,直覺這是個可以解決事情的方法。
  心底有了念頭,都還沒說上什麼,就聽到對方樂的哈哈大笑。
  『那老夫就不客氣了!』
  那熟悉的感覺又來了,只是上次像是被直接扔到冰桶裡,意識是緩慢的消逝。
  而這次感受到了一陣強大衝擊後,就什麼也不知道了。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