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無反顧.20

20.



  俗話說,不知者無罪。
  但冰炎卻覺得自己的無知犯了無可饒恕的重罪。


  今天他也是全副武裝,在表演快開始前才抵達會場,那個硬塞進來害他差點遲到的工作讓他不耐煩,讓他罕見動了想請假的念頭。
  夏碎與其他人看來是早早到了現場,他們的位置相隔有些距離,他知道這也是來自搭檔的貼心,知道冰炎在接下來的兩個小時內可能需要不被打擾的空間。
  從這個角度望過去,就緒的舞台上只有一張高腳椅,而且在表演還沒開始前,布幕卻早早被拉起。
  而下一秒鐘,表演準時開場。
  觀眾席的燈光只剩下勉強能行走的小燈,而從舞台側面走出來的,是他想念許久卻怎麼都沒想過會出現在台上的褚冥漾。
  然後,他開口說。
  
  
  在那陣不知道獻給褚冥漾無比的勇氣還是觀賞禮儀的掌聲中,冰炎只覺得自己像是被過多的資訊轟炸,偏偏還不知道從哪一項開始消化。
  原來褚這兩年完全沒有回家?褚是何時跟家裡出櫃的?是在跟他吵架前還是吵架後?為什麼這些事情他都不知道呢?
  模糊的時間線因為新的事件而被迫打散重排,他試圖去想跟褚冥漾吵架前幾天的記憶,頹然的驚覺那一陣子他很忙,忙到只有某一日的半天回到家裡,與褚冥漾大吵一架的空閒。
  他守著承諾,堅信褚冥漾不會忘記他們以前的約定,以為只要在目的地等著就會有和好的一天……卻沒一次慢下腳步或回頭看看褚冥漾是怎麼樣在那條路上掙扎著前進,甚至在對方停下腳步時苛責對方,而不是適時拉對方一把或牽著他一起走。
  那些該做沒做的,想說沒說的就成了一股腦的悔恨,隨著表演的進展他意識到褚冥漾並沒有埋怨那些他沒有做到的,寧願著重心力在描寫那些美好的過去,與現在看來可笑的承諾。
  那些挫折與不順遂,只是轉變的關鍵。
  卻沒有擊敗他,反倒讓褚冥漾變得更勇敢。
  去追求值得追求的,堅持初衷,去愛那些他值得愛的。
  只是這一路這麼苦,他卻放著褚冥漾一個人走。


  冰炎記得他跟褚冥漾說過:故事的過程只是道路的鋪設,重點始終都放在結局。
  不管過程平順或坎坷,結局就是所有的寄託。
  他看著台上的自己,把自己投射在那個角色上,兩個小時的劇彷彿只有10分鐘似的,在他思緒中一下就結束了。
  以前的他會理性地去評斷這個演員和劇本內容,但這次他連思考結局的時間都不夠。
  那個迷迷糊糊又有些害羞的男主角在最後回到了家人的懷抱,願意包容並理解形式不同的愛情,回到了其中一個家。
  那他與褚冥漾的家呢?故事裡這對情侶的結局是開放式的,褚冥漾對故事裡的自己拋出了一個問題,而自己卻沒有回答。
  冰炎完全不否認自己入戲太深,他完全把舞台上那個角色代換到自己身上,他想如果真的人生如戲,他願意現在就給褚冥漾答案。

  「願不願意和他一起勇敢面對這一切?」

  他何須猶豫?縱使他身上的包袱比褚冥漾多了太多太多,他的演藝生命、事業還有那些被人羨慕的一切,但那些都不是他想要的。
  褚冥漾說,勇敢地去追尋人生某些值得你不顧一切去做的事,這些之於他就是寫劇本,與喜歡你。
  他想跟褚冥漾說,這些之於自己就是演戲,與喜歡你。
  他想要的是褚冥漾,也只有褚冥漾。


##


  舞台劇落幕了,故事到一個段落,那兩個人卻都不為所動,只是其中有人變了很多。
  冰炎在結束之後像是轉了性,不再執著於更好更高知名度的工作,看似腳步放緩了卻又開始接觸以前他排斥至極的工作,好比說雜誌社的採訪與久違的舞台劇客串。
  不過夏碎知道那場採訪是搭檔為了保護褚冥漾的代價。
  褚在開場前出櫃的消息在影劇圈掀起一陣波瀾,原本數字周刊是想要深度挖掘後起底褚冥漾甚至採訪他,在消息還沒傳開前冰炎便怒氣沖沖地走了一趟雜誌社。
  也不怪媒體對那場舞台劇感興趣,那天小天王千冬歲與去年度的最佳新人莉莉亞都出席了,還好冰炎那時位置離他們有些距離,加上偽裝功力更為深厚才沒有被拍到。
  用一個獨家專訪換取同校學弟的安寧,他猜想冰炎是這樣說的──不過本人倒是惡狠狠地駁回他的臆測,什麼狗屁不通的學弟,他是我的愛人。
  離故事的結局不遠,剩的只是時間。


  冰炎花了不少時間消化那些預定好的工作與欠下的人情,甚至與夏碎溝通過,他不願意再接長時間的電視劇拍攝,下年度的代言與廣告都以不願意參加宣傳行程為前提,一瞬間冰炎想息影的消息甚囂塵上。
  在所有公開場合他不承認也不否認,他只淡淡地說他想轉換跑道。
  只是要轉去哪裡,大概只有冰炎自己知道。
  兜兜轉轉,他與褚冥漾認識7年,分開的時間即將趕上在一起的時間,他忽然有了危機感。
  褚冥漾會改變,會變勇敢變得勇於追求自己想要的,也有可能變得不再需要自己。
  唯一不變的,只有那天褚冥漾在酒後耍賴的承諾──冰炎能用自己的方式兌現他,只要給他時間。
  「祝你好運。」
  他下了夏碎的車,他明明什麼也沒跟他說,卻還是被猜得一清二楚。
  確定沒有被狗仔跟著,他已經預先跟劇團的人約好要面試,接電話的人自稱是團長,聽到他的名字並沒有多餘的吃驚,只是要他在這個時間來找他們的編劇面試。
  藏在表演廳樓上的辦公室,冷氣不怎麼涼,彎彎曲曲的隔間讓冰炎找了好一會才找到編劇辦公室。
  從走廊的玻璃窗看下去就是暗著燈的舞台,上演過人生百態──戲本如人生,就是個縮影。
  他們的編劇叫褚冥漾。
  而他要來面試的職缺是從公演後便空著的男主角的位置。
  他撕下門口外佈告欄的徵人公告,笑了笑敲了門。
  

  ──Fin~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No title

謝謝妳寫出的這個故事
雖然充滿著各種掙扎、矛盾
但是這個故事卻無比的溫暖
溫暖了我的心

這篇故事或許沒有太多太大的高潮迭起
但是它撫慰了我在這個時候對未來彷徨無措的心

謝謝妳
終於可以看見結局
感到非常開心

等待許可的留言

此留言需要管理員的許可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