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無反顧.14

14.


  冰炎在年終接了一個電視劇本與一齣舞台劇,還有一個洽談中的電影劇本,夏碎覺得趁著當紅把人推上大螢幕是很好的選擇,況且冰炎在今年剛拿下男星票選的冠軍,只是如此一來犧牲的就是他與褚冥漾為數不多的相處時間。
  褚冥漾終於開始獨立製作一些比較短的廣告,而這也是困難的開始。
  冰炎曾說過褚冥漾最大的武器是真誠的情感,真摯的殷切的打動人,但商業廣告要抓的畢竟還是要一些流行元素,對於構想總是過分樸素的褚冥漾來說是一份考驗。
  「褚冥漾,這些需要你再改一次。」不知道是第幾次被主管打槍,光是大綱就被退了四次件,好不容易過了大綱,內容又被嫌太單調,但一個訴求親情的壽險廣告到底要多花俏他實在是想不通。
  主管給了他一個期限,他看著日期憋了好久才沒當場垮下臉來,有些埋怨地想,這又不是去麥當勞點一份餐,要美味又要速度。廣告需要深度又要簡潔的讓人能明瞭,會讓人想深入了解又要夠吸睛……他把埋怨變成中午的食慾,決定先填飽肚子再來看看怎麼辦。
  
  在寫案子時遇到障礙,他通常會打一通電話給冰炎,但一旦意識到自己的過度依賴就會刻意去避免,何況學長這時候應該很忙,從三天沒回家的態勢看來大概又是劇組出包了。
  將通訊錄往下推,喵喵是個不錯的聊天夥伴,也常常提供他不少的想法,可轉念一想這不就還是在依賴別人嗎?只不過是換了個對象罷了。
  他想的東西總是迎合不了那個廠商,他覺得真摯的感情在對方眼裡是毫無噱頭與創意的文案,他覺得合適對方卻覺得老氣抓不住時勢脈絡,他真心覺得累。
  雖然冰炎或是周遭友人的提點能讓他一關過過一關,但更長久的之後呢?他也能一直如此嗎?何況他想要的遠不止這些。
  他對劇本的嚮往是能抒發自己,而非迎合誰,卻越寫越覺得走調……他也想再一次站在舞台側邊看著自己的想法被學長化為真實的語言與動作,就像還在學校那時一樣。
  可是學長還是在前面走著,甚至越走越快。
  忽然覺得離自己的目標那麼遠,離開學校之後他寫的東西與冰炎毫無交集,冰炎依舊那麼閃亮而自己越覺得自己快被現實給沖刷殆盡了。


  「真的一有空就會回去的……好啦,媽,我知道,下下禮拜一定回家的。」褚冥漾夾著電話,一手拎著便當,他只有15分鐘可以吃它但貌似媽媽對他快三個月沒有回家感到很不滿。
  媽媽最後沒好氣地掛了電話,褚冥漾鬆了一口氣,拆開筷子打開便當,但眼睛的視線始終沒有離開電腦螢幕,下班前要交的文案又被退回,他真的沒有太多心思與耐心好好回答母親。
  特別是在30分鐘前還被主管指著鼻頭大罵這次又寫了什麼鬼東西的情形下,他也不免質疑自己是不是真的跟對方說的一樣:褚冥漾,你沒有寫廣告的天分。
  滿肚子苦水說到底是委屈,便當啃起來索然無味,他咬了幾口便想放棄,應該是要拍拍臉頰告訴自己繼續努力不要放棄的,卻怎麼樣都無法往好的一面去思考。
  他的正面能量終於用盡了,特別在好幾天都看不到學長,生活中除了受挫的工作外就是空蕩蕩的家,回去也沒有人能與他分擔白天的不愉悅。
  桌面上的手機又震動起來,他想大概是媽媽又打來交代什麼,接起來的口氣不是太好。
  「褚。」
  「……是學長啊,今天有要回來嗎?」聽到思念的聲音讓褚冥漾稍稍放軟語氣,眼眶酸酸的,他想要抱怨更想要抱著冰炎補充一下正面能量,他知道他在大學畢業時選擇了一條很難走的路,但他也不想就此就放棄。
  「就是要跟你說這個,這禮拜大概都回不去了。」冰炎在電話那頭沒有忽略到小學弟的口氣轉折,只是他這邊沒有太多時間讓他說話,更不用說去細探褚冥漾發生什麼事。
  「喔……沒關係,那現在能稍微聊一下嗎?」褚冥漾總覺得自己的理智在瓦解,不想哭但卻沒辦法抵抗這個聲音帶給他的情緒波動,連忙跑到窗台邊,讓兩眼直視窗外的藍天白雲。
  「現在有點忙,我們晚點聊好嗎?」導演叫他的聲音傳來,冰炎迫於無奈也只能先把褚冥漾的情緒晾著。
  「沒關係啦,就只是覺得好累而已,還有很想學長。」褚冥漾勉強撐起微笑,他知道冰炎看不到但也不想讓人擔心。
  冰炎那頭匆忙地切了通話,剩下嘟嘟嘟的斷線音後褚冥漾還在說。
  「我是不是真的沒有天分……」
  他的自信心隨著現實的打擊慢慢瓦解,那些台下鼓勵他的掌聲變得遙遠模糊。
  而學長卻沒有停下來等他。


  冰炎最後還是忙到忽略了褚冥漾,幾天後他接到小學弟的電話,意思是媽媽北上幾天來找他,可能會把家裡鑰匙給母親,讓他待在他那也比住飯店省錢。
  褚冥漾今天的語氣聽起來蠻好的,他沒深究幾天前的不愉悅,剛好又碰上自己要南下的檔期,當然順口答應褚冥漾媽媽要來住的事情。
  「學長工作忙還是要吃東西啦。」他知道冰炎工作不愛進食的習慣,但畢竟這樣很傷身體,但戀人老覺得自己是無敵鐵金剛,忙起來大概眼裡只有工作吧。
  「知道……等忙完出去玩吧,看你想去哪?」
  「都好啊,看學長想去哪都行,去沒有記者的地方最好。」褚冥漾一直都很怕他與冰炎的關係會被眼尖的記者給識破,就算很愛冰炎也不願這層關係被外人捅破,但心底還是會想要能跟冰炎有些親密舉動的,就算只是牽牽手也好。
  「嗯,我去安排,先掛了。」
  掛掉電話轉身看到媽媽從車站月台出來,褚冥漾是趁著中午時間來接人,等等還得回到公司去開會。
  「媽,就說下禮拜會回家了,怎麼還跑這一趟呢?」
  「來看看你這臭小子到底在忙什麼……怎麼覺得你又瘦了,到底有沒有認真吃飯啊?」媽媽式的嘮叨在耳邊響起,雖然無奈疲倦但知道這一切都是出自於愛。
  他一邊應著一邊帶母親回他與冰炎的小公寓裡,前一夜他把會惹人疑竇的東西都收進冰炎房裡了,心裡想反正也才兩三天應該會沒事的。


##


  褚冥漾是個讓人擔心的孩子,不像老大褚冥玥那麼獨立,站在做母親的立場看只是優點比較內斂,細心、情緒敏感的孩子,但越是如此她越對么子一人在台北生活感到憂心。
  大學的時候培養起了閱讀以外的興趣,聽說交了很多新朋友,人也開朗不少,畢業前選擇要朝編劇努力的決定讓她多有糾結,但最後還是放手讓褚冥漾去試試看。
  雖然回家的次數因此大大遞減,但總不能一輩子把孩子綁在身邊,何況褚冥漾的蛻變是往好的方向,不捨之餘她還是樂見其成的。
  

  說是要忙開會,急急忙忙地送她來公寓後又離開,雖然把鑰匙交在自己手上要自己出去走走晃晃免得無聊,不過她對褚冥漾住的環境更在意。
  轉開鎖頭不意外房子裡安靜無聲──聽說那個與兒子同住的室友恰巧去出差,把空間都留給他們母子倆……這室友還挺愛乾淨的。
  回想家裡兒子總是把東西拿到哪放到哪的壞習慣,公寓沒有她想像的慘不忍睹,客廳廚房倒是乾乾淨淨的,更不像臨時抱佛腳式的收東西法──把東西通通往櫃子裡塞就對了。
  冰箱倒是完全不及格的,只有飲料還有吃一半的巧克力蛋糕,一丁點生鮮類的食品都沒有;兒子的書房倒是完全體認褚冥漾的風格,桌子滿到看不到桌面;繞了一圈,除了那間兒子說別進去的房間沒有去動之外,褚媽媽已經把褚冥漾的小公寓摸了個七七八八。
  但總覺得哪裡不對勁,特別是浴室裡總有一種她說不出的違和感。
  一組衛浴用品,成對的牙刷牙杯與毛巾……怎麼看都像極了當初結婚後還沒生下褚冥玥之前,和先生過著兩人生活的時光,東西總是不分彼此。
  她對自己推論出的想法感到恐懼,心底祈禱著希望真相不是這樣,卻又忍不住地揭開覆蓋在真實上的面紗。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