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無反顧.08

08.

  「漾漾!」喵喵停好腳踏車時正巧碰上從系館走來社團辦公室的褚冥漾,一把喊住對方。兩人近日來因為頻繁的社課活動變得熟識,而現今也進入了成果發表的最後階段, 上課之餘就往社辦衝,一起為了一周後的社團大事做準備。
  「喵喵啊,今天是兩組一起彩排嗎?」昨天晚上學長抓著他上課時有稍微提到過,不過這禮拜剛好碰到必修主科的小考,抱佛腳抱的有點辛苦,整個人昏昏沉沉的。
  「對啊,我們兩組算是主軸,今天先跑一次,明天彩排的時候才不會花太多時間在這上面。」準備的流程都是由社團的幹部決定的,不過褚冥漾不知道是麻痺還是習慣了,就算沒有他的事情也會被冰炎以觀摩的名義拖到現場。
  說到學長……自從表演那晚不知道是真的還是自以為的四目相交後,褚冥漾總有意無意的躲避著對方的視線,但卻又在排練時總會看冰炎看到出神,腦袋盤旋的都是那天舞台上閃閃發亮的身影。
  「褚。」跟喵喵並肩走進社辦的褚冥漾被身後這一拍嚇的不輕,不過一抬頭看見來人是冰炎又不自在的撇過頭問著什麼事。
  冰炎並沒有太在意學弟的不自然,反倒是拉著他去採排現場要他確認道具的位置與自己的設定有沒有出入。
 
  小組討論得出的結論是要與時事題材結合,加入一些互動式的元素,營造一個台上與台下能相互對話的感覺。最後在冰炎的指導下完成了兩個精簡短小的懸疑劇──既然要有懸疑的情節和讓觀眾參與解謎的過程,道具的擺設就來的相對重要。
  「認真點看,以後不可能每次都手把手的帶你做,學著點。」然後冰炎又出聲要道具組把身為凶器的花皮移到顯眼一點的地方,燈光又換了一個顏色以防服裝的顏色與布景不搭嘎。
  冰炎仔細地確認每個小細節,進展的速度很快,但卻又會給褚冥漾一點時間,每當一項工作完成就會等個數十秒,讓小學弟紀錄或是發問。
  「所以在彩排之前,還需要核對道具,確認擺設圖……唔……」褚冥漾在學習上卡殼時總會發出無意義的音節,像在思索又像在醞釀問題。
  冰炎總是看不下去這有些慢的理解速度,伸手搶過他的筆,也不管現在學弟被他兩隻手環繞著,就這樣從他身後幫他把有問題的細節補上。
  這姿勢讓冰炎的銀髮垂落到褚冥漾身上,他大氣都不敢喘一口,因為學長的距離實在是太近,屬於對方身上的味道盈滿他鼻腔。
  「核對道具這些工作不只是彩排前,到正式的演出之前你都要再三確認,也跟你說很多遍了,戲劇不是虛擬的文字,你必須要把你所想的情節勾勒出實體的樣貌。」
  冰炎倒不覺得他的姿勢太過曖昧,講解的很認真,只是被那味道用的頻頻走神的小學弟第一次發現他竟然因為這樣的距離……有些心猿意馬。
  最後褚冥漾在能夠離開社辦時飛也似的逃了出去,也沒等原本說要載他回宿舍的冰炎,大家也沒覺得哪不對勁,與褚冥漾認識至今以來對方偶爾小脫線小迷糊都是成為生活笑料的一小部分,也就沒有人多做聯想。
  倒是一口氣衝了十來分鐘後才停下來喘氣的褚冥漾,發現自己人跑著跑著就跑到校園比較偏僻的湖邊,深夜裡湖邊只有幾盞供認路的燈亮著,他癱在椅子上想著剛剛腦海浮出的想法。
  有些不妙,應該說是非常不妙。
  剛剛才從心底浮出像是種子落土萌芽的情緒,現在就如馬兒在心上奔馳。
  他對他的學長,性別為男性的學長,竟然有著想更親近對方與更了解對方的渴望。
  或許只是崇拜吧,他抓著書包愣瞪著黑壓壓的水池開始自我催眠。
  這是錯覺、這肯定是錯覺、這一切肯定都是錯覺!!


##


  褚冥漾對“喜歡”這種感情是陌生的,他或許喜歡過某本書、某個動漫人物或是某個小說家,但他從沒有讓這樣的情緒投射在現實生活中,喜歡一個活生生的人。
  本來就沒有太突出的異性緣,他也認為這種事就是順其自然,直到他在今天驚覺自己對於學長的想法……褚冥漾在床上翻來覆去,腦袋裡有許多想法還在轉,所以就算現在已經四點多了也全無睡意。
  “與他相處的時候會緊張,無法放鬆”,這個有。
  “不敢與對方四目相交”,這個也有,那雙眼睛很漂亮,後來褚冥漾都不敢與冰炎對看。
  “在對方不知道的時候,目光總是黏在對方身上”……褚冥漾回憶了看劇那天自己專注的都是冰炎的一舉一動,又默默的把這一項歸類進去有的部分。
  “想要更進一步的了解對方、認識對方”,如果只是好奇學長這麼厲害的人有什麼樣的家庭背景算不算啊,想了想褚冥漾還是填了是。
  測驗是否喜歡一個人的心理測驗,褚冥漾拿了個幾乎滿分的數字,網頁頁尾甚至打上一連串的祝福與鼓勵,甚至要褚冥漾「心動不如馬上行動」,他可是完全笑不出來。
  壓掉了手機螢幕的亮光,他又一個翻身把自己捲在被子裡,這下明天早上的課肯定是要頂著黑眼圈去了,但他爆走的小腦袋卻還沒有停下來的趨勢。
  
  他知道在這世界上有些人會喜歡上與自己性向相同的人,他也不排斥這些人甚至認為這些人與自己沒有什麼不一樣──同樣都是愛,為何會因為對象有所區分呢?
  但這樣的邏輯套到自己身上的時候卻絲毫不成立,他開始擔心甚至對今天這樣的自己感到惶恐,完全無法認同自己的感情。
  這樣子的喜歡到底對不對?

  沒有了認同,人總會選擇逃避逃避。
  只是褚冥漾逃避的對象,並不是毫無察覺的,或者又說褚冥漾逃避的動作有些大,就算連不常與褚冥漾相處的夏碎學長都感覺到了。
  看著褚冥漾可以說是落荒而逃的背影,偏著頭想了一下這是近幾天來很常上演的一個片段──有時候是在餐廳,有時候是在社辦,但只要冰炎出現時黑髮學弟的反應總是特別的大,畢竟放下沒吃一半的便當急急忙忙地說作業沒寫先走了,這理由這是越看越惹人疑竇。
  「你應該沒有對褚做什麼吧?」他與冰炎從高中認識至今也看過不少被冰炎壞脾氣嚇跑的案例,對冰炎認真起來偶爾忘了人性的脾氣毫不意外。
  「你應該問褚才對,我可什麼都沒做。」冰炎同樣盯著那背影百思不得其解,兩三天褚冥漾看到他就跟看到鬼一樣,能跑的場合一定跑的遠遠的,跑不了的場合就是躲去夏碎他弟那邊裝忙找事做。
  眼下成果發表會在即,他實在不想花多精力著墨在這個問題上,也不想管好友調侃自己脾氣的話語,兀自把主題拉回社團事務上。
  一頓飯的時間也足夠兩人規劃今天晚上應該要彩排的事項,而當要事都說完了,話題兜兜轉轉又回到了褚冥漾身上。
  「你覺得褚的劇本怎麼樣?」夏碎不是演員組的成員,主要負責社團的宣傳與對外的窗口,在製作關於冰炎這組的宣傳時總被問到今年新招到的編劇是誰?這個社團對於戲劇品質的要求也是有口皆碑的,當然會好奇是怎麼樣的作品能在苛求完美的冰炎手下存活。
  「你覺得呢?」沒有正面回答摯友的問題,反而把它拋了回去。
  平日相處中的褚冥漾是屬於內斂的,會議時非得冰炎壓著對方發言他才會開口表達意見,但褚冥漾這個人的許多特質,其實有八成以上投射在他的作品上,他也相信以夏碎的眼力不會看不出來。
  「老實說,當我拿到這期的劇本,我還以為是你替他出的主意。」結合時事的懸疑短劇不會太過生冷,因為曾在周遭發生過,難度只在梗的舖藏與如何引起台下共鳴。
  對於一個新手寫這些都太過繁雜,特別是像褚冥漾這個幾個月前連劇本格式都沒有接觸過的人來說,成品實在太令人驚訝。
  「只有討論與潤飾而已。」雖然在討論的過程冰炎一度有想扭斷學弟脖子的衝動,不過褚冥漾的態度總是讓他一有怒火時又轉念多忍耐了幾分「他偶爾還是會當成在寫小說。」
  一個禮拜兩個晚上的課褚冥漾沒推辭過半次,自己開出的作業對方就算不懂也是會盡力去閱讀、歸納甚至提出一些問題,那本剛開始替學習劇本準備的筆記本早就寫滿了註記。
  「真是撿到寶了,不過還是建議你處理一下會比較好。」夏碎仰了仰下巴,遠遠的又看到褚冥漾一見冰炎就要轉身繞道的模樣,為了社團之後的表演著想,他們可不想褚冥漾就這樣躲到退社。
  「囉嗦。」冰炎只是沒好氣的白眼一翻。

  這捉迷藏……不,是鬼抓人的遊戲還不知道要持續多久,因兩人不同系級而褚冥漾又刻意的在閃避,而平常看似鈍鈍的少年像是頭頂了根「冰炎雷達」似的,每當自己一出現在對方附近正要上前逮人時,黑髮小學弟又是一個溜煙跑得老遠。
  在還沒有結束這場遊戲之前,社團成果發表會的這一天到是先來了。

##


  不用上台的褚冥漾在成果發表會這天被喵喵抓去充當招待組的成員,借了套還算正式的黑色休閒西裝,與喵喵還有幾位大一的社員就站在表演廳門外替貴賓帶位。
  本來就不曾在團體活動裡出過頭的褚冥漾,戰戰兢兢的把自己系上的教授帶到位置上,這一路上教授甚至驚訝褚冥漾何時加入話劇社又叮嚀他要好好加油之類的,當衝回喵喵身旁時直嚷嚷著好嚇人什麼的。
  「漾漾這麼經不起嚇,等等還有更驚喜的事情要撐住嘿!」也是一身端莊的黑套裝,喵喵甚至踩起了高跟鞋,看起來跟平時那個開朗活潑的少女有些不大一樣。
  身為招待組的幾位成員現在只剩他們兩個站在門口,這時候又不得不提及沒事做但卻不能來當招待的萊恩,存在感低的學長都怕帶位帶到一半忽然找不到領路,最後只好發給他一台攝影機去紀錄組支援。
  兩人來來去去又帶了幾組貴賓入場,而越接近開演時間,廳內的人也越來越多,兩人打算在等個五分鐘時就一起入場準備開幕時,便看到走在前頭全身包密不透風的只剩下兩隻眼睛的男人。
  「請問這邊是話劇社的社團發表會嗎……咦?」走在後頭的男人跟前者保持著有些刻意的距離,走到褚冥漾這邊詢問,而抬起頭的少年也是第一次在總是淡漠的長輩臉上看到驚訝的表情。
  「是漾漾啊,之前有聽然跟小玥說過你在這邊念書,沒想到還真的碰上了。」
  看來那位連頭髮都塞進衣服裡只留下後僅一小截的蒙面俠就是那位很有名的演員,這就是喵喵口中更大的驚喜嗎?回頭要找喵喵時才發現友人早就扔下他先跑了。
  「凡斯叔叔。」面對這兩位他很緊張,先是怯生生的向長輩打了聲招呼,再遞給兩位活動介紹的紙本文宣,三人穿過早就坐滿的走道一路來到最前排。
  安頓好了兩人,褚冥漾覺得自己的臉部肌肉僵硬的慘不忍睹,因為從入口走到兩人座位這短短的路程間他一直在憋笑。
  「凡斯也到了這個年紀了,沒想到你兒子也只比我兒子小一歲而已。」
  「漾漾是遠親的小孩,不是我兒子。」
  「我剛剛偷看了一下你兒子也是寫劇本的,我兒子也是演戲的,我相信這世界上是沒有巧合的。」
  「你有完沒完!?」

  褚冥漾和喵喵是在舞台側面欣賞整場表演的,開幕前冰炎只是扔給兩人流程清單與讓他們好好控制表演的流程與時間的掌握,躲了冰炎一個禮拜的褚冥漾這是近期來第一次對上他的雙眼,那種震撼與驚訝還在,但這個禮拜褚冥漾也想了很多,消化了不少。
  喜歡就喜歡吧,就算逃避了一個禮拜那樣的感覺也沒變多少,甚至還會在意學長對自己的行為會有什麼想法。
  戀愛的時候智商總是起不了多少功用,褚冥漾想他自己大概是完蛋了。
  看著飾演兇手的學長登場,連反派角色演起來都像是特效處理後一閃一閃的,光芒耀眼的像是太陽,讓人無法直視卻又想盯著不放。
  這是他的初戀,就算是他一度質疑過這樣的情愫、就算開花結果的機率微乎其微,他還是會想去喜歡這個人的。
  看著學長說完最後一句台詞,迎接整場如轟鳴般的掌聲,恍恍惚惚的也覺得自己也受到了鼓舞。
  不管是對自己寫出來的劇本,還是對自己念頭上的轉變。
  
  
  鬧鐘聲漸漸壓過記憶中的掌聲,現實世界快速取代的過去的美好回憶。
  他從閃亮亮的夢裡醒來,才發現他所處的地方是一片泥濘黑暗。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No title

看到這樣的漾漾不知為何總有點心疼......
尤其是剛發現他對學長感情的時候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