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無反顧.06

06.

  劇本的基本架構就是故事,但格式與內容卻相差遙遠。
  在小說或是一個故事的描寫中,會花很大的篇幅去描寫主角的背景與現在心境,但這些無法具現化的東西在劇本裡就沒有它的必要性。
  「可是……沒有情境與背景,單單靠著對話,怎麼讓看的人進入故事之中?」褚冥漾有些害怕冰炎的眼光,深怕問了什麼蠢問題又被巴頭。
  「劇本的角度必須從觀賞出發,畢竟這是一個舞台劇的劇本,呈現的方式還是演出而不是朗誦,不過等我們確定好主題後,你可以給我們背景與心境讓演員發揮。」看著抓著筆做重點的學弟,學生認真老師便是更認真,冰炎難得好耐性的替他解答。
  「喔喔。」又是一陣窸窸窣窣,冰炎只有幫他挑了基礎的章節讓他先閱讀,意外的發現褚冥漾的閱讀速度偏快,一開始以為對方是隨便翻翻,卻又能從其中提出幾個一般新手真正會遇上的問題。 
  「……褚,你平常有在看書?」對學弟的稱呼讓冰炎猶豫了一秒,畢竟跟著友人喊“漾漾”實在太過親暱,喊全名又顯得太生疏,好在學弟的姓氏特別,單喊也不會覺得奇怪。
  回到正題,如果不是有良好的閱讀習慣,面對這樣大量文字的吸收,首先考驗的就是專注力。不是念了過去卻沒看懂,或是直接看到跳行卻毫不自覺。能夠如此平穩流暢的閱讀已經有些難度,更不要說從中獲得什麼或是提出問題了。
  「小說之類的……」被問題打斷的褚冥漾低頭看了一下手機,才發現時間過的飛快,時針已經轉到9,同時間廣播傳來館員輕柔的閉館提醒。
  「今天先這樣吧,以後每個禮拜二五點在圖書館見面,能教多少算多少。」冰炎闔起手上的那本書,這樣的宣佈著。
  「好……欸、可是學長,我下午的必修上到五點,可能每次都會遲到耶。」原本已經應聲的褚冥漾猛然想到自己的微積分上到五點,他雖然不了解冰炎,但直覺猜測如果與這個人約時間遲到,絕對會被修理得很難看。
  偏偏學校大得很,機械系館與圖書館又不知為何是在學校最遙遠的兩端,就算是騎腳踏車過來也需要15分鐘,況且褚冥漾本身與交通工具性向不合,騎個腳踏車不是被人擦撞就是自己不小心摔車,最後索性都是用走路比較多。
  「……你下課在系館門口等我,我去載你。」
  不知道是出於無奈還是自己少有的同情心才給的承諾,兩人步出熄燈的圖書館時都已經要十點了,校園裡為了節電要亮不亮的路燈毫無作用可言,昏暗的視線裡只剩下騎往球場而高速移動的腳踏車。
  兩人道別之後,冰炎看著抱著一疊書的學弟消失在視線盡頭,而自己則轉身上了摩托車。


##


  這之後的一個月,褚冥漾忽然忙碌了起來。
  獨來獨往的大學生活被取代,除了一個禮拜兩次的社團活動之外,還有他與冰炎一對一的劇本教學。新知識對他來說是極有趣又吸引人的,除了學長教他、社團時間邊看戲邊練習,甚至會抓著睡前的一點閒暇時間反覆觀摩賽塔老師寫的劇本。再加上期中考將至,常常一忙起來,一個禮拜不知不覺得又過去了。
  「……我知道啦,姐。」褚冥漾有些無奈的嘟著嘴,褚冥玥在電話另一頭念的兇,詞語字句間不外乎就是對褚冥漾一個月沒有回家的事情感到不滿,甚至落下狠話警告他如果下禮拜再不回去,他那美若天仙的姐姐會考慮拿著狗鍊把他綁回去。
  他是在社團開會時間接到這通電話的,天知道褚冥玥剛剛唸他的音量有多大聲,掛掉電話後下碎看他的眼神充滿興味,像是再打量什麼有趣的事情。
  ……肯定是聽到狗鍊什麼的關鍵字吧,褚冥漾一秒腦補學長們現在的想法,起了個頭就想把自己一頭撞死在牆上。
  「繼續吧。」冰炎坐離褚冥漾最近,卻絲毫沒受到剛剛那通電話的干擾,維持一貫的風格讓會議繼續進行下去,只不過不愛別人在會議間接電話的冰炎,倒是寬待了褚冥漾一次,沒有發難的把人趕出社團辦公室。
  「六月初的社團成果發表會要在下次社團活動前決定好主題,除了冰炎與千冬歲這兩組之外,其他組的表演時間在15分鐘倒20分鐘間,劇本的部分會由賽塔老師負責,說是幫漾  漾減輕一點負擔。」
  話劇社的成果發表會一向都會讓所有社團成員參與到,避免只有讓少數的核心成員有體會到上台的樂趣,倒是把演員拆成了數個組別,由一個主題包含數個故事的方式來演繹。畢竟來參加社團就是讓大家都有表現到的機會,雖然表演的水平會被嚴格要求,但這樣才是進步的源頭。
  不過這就苦了人本來就很少的編劇組,除了社團老師之外只有褚冥漾一位正規組員,要一口氣在短短一個月的時間以內完成那麼多劇本,就算是拿現有的故事來改寫,也是個不可能的艱鉅任務。
  又討論了一些關於社團成發的流程與拉贊助等等的雜事後,冰炎才宣布會議結束。
  褚冥漾有些無奈地在他的記事本上標註上了「開會」,想了想拿起筆槓掉「回家」這個詞時,後腦杓被狠狠一敲,褚冥漾反射動作便是瞪向那個似乎把巴頭當成習慣動作的學長,他又沒有腦殘發呆神遊!
  「你這禮拜五中午來社辦開會,記得行李收拾好,結束之後載你去坐車。」對褚冥樣課表出於無意的暸若指掌,冰炎也不知道私自幫褚冥漾更改社團時間讓他能抽空回家是出於怎麼樣的想法,不過他一向不會對於自己的善意做過多的解釋,也不管褚冥漾懂不懂。
  褚冥漾還抱著他的後背包在社團教室裡發楞,一會兒接收到冰炎不耐煩的眼神後才發現大家都走的差不多了,只留下要載他回去的冰炎而已。
  兩人一路上都只是沉默,任憑入夜有些涼意的風吹著,褚冥漾花了一點時間才想通冰炎的好意,而冰炎只是騎著車也沒表示什麼。
  下車後冰炎接過安全帽後便提醒著褚冥漾禮拜五的時候不准遲到,而褚冥漾卻是笑著向冰炎道謝,雖然只有一句簡單不過的謝謝,但褚冥漾也從學長那勾起的嘴角感受到對方的好心情。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No title

期待新刊~~

玥姐一如往常的帥氣- ﹃ -(癡漢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