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漾】just sing for you.05

*加粗部分為歌詞,歌詞擷取自《陳綺貞─太陽》

05.

  「膽小的對自己說:就是這樣嗎?」


  沐浴在晨光中後甦醒,看著安睡在自己懷裡的男孩 ,他有種無法言喻的滿足感。
  或許是身體的疲憊在近12小時的睡眠後得到修復,又或者是抱個小學弟滿懷的溫暖皮覆他心頭的疲倦感──反正不管是哪一個,終於今天能和褚冥漾享受耳鬢廝磨的早晨時光。
  窗外的天氣不錯,就算隔著淡藍色的吊簾也能感受的到太陽的熱度,而懷裡的男孩卻比外面那抹光源更加溫暖。
  這讓他想起在求學時代夏碎曾說自己像是耀眼的太眼,而褚冥漾像極了溫和內斂的月亮──但那也是第一次冰炎覺得摯友說錯了,沒有人能比他那黑髮黑眼的學弟更能稱得上那抹燦爛的光芒。
  原因無他,便是自己在失去父母後那讓他不在害怕失去的擁抱。

  「嗯...學長──早...」被腰間肆意亂摸的手給吵醒,褚冥樣迷迷糊糊的向對方道了聲早安。
  雖然冰炎剛剛陷入的回憶並不是什麼美好的過去,但還想睡回去褚冥漾不經意的蹭動讓他低笑了聲,他搓揉對方的黑髮並在耳邊烙下一吻。
  「再睡一下吧,我去洗澡。」扒掉攬緊緊自己蹭到快要擦槍走火的小學弟,冰炎拎起披在椅子上的襯衫與毛巾後走進浴室,再回眸看著床鋪上那人的瞬間,他瞥見鏡子裡的自己那抹與逝去的父親極為相似的笑容。


  他曾經一度以為,再也無法那樣溫暖的笑著。


  「我是你眼裡的太陽、也是你鏡子裡的驕傲。」

  隨著浴室裡稀哩嘩啦的水聲,褚冥漾的意識漸漸清晰。
  昨晚下班後才發現那個原本說要周末才回來的銀髮模特兒已經在床上休息,他不用猜也知道對方一定是開夜車趕進度才把好幾天的外景拍攝壓在三天內搞定。
  「學長啊...你這樣會把攝影師操死吧──」他伸手打算替戀人拉好被子卻被對方使勁一扯給拉進懷裡。

  哀、他又忘記自家學長很淺眠了。

  「你太大聲了,褚。」並沒有責怪的意味,冰炎只是閉著眼睛翻身覆上,完全不打算搭理小學弟咿咿阿阿說自己還沒洗澡很髒什麼的抱怨身。
  「明天再洗。」深深體認到再說什麼都沒有意義的黑髮青年,只好無奈地喬了個較為舒適的角度陪他一同入睡。
  如他一貫的強勢風格,打從認識時就是如此這樣了──但也只有褚冥漾知道,那是冰炎害怕受傷而築起的保護罩。

  如同太陽一樣耀眼的他,卻盡是那麼冷冽的光芒。


「這世界是否一如往常?」


  水滴順著銀髮而下,就如同當年那腥紅色的液體順著父親的髮落下。
  失速的汽車與滂沱大雨曾在父親因意外離世後成為他揮之不去的噩夢,讓他不敢去付出也不敢去愛。

  那單純卻心思細膩的學弟卻在父親的忌日那天看破了自己的煩躁。
  他只是唱著唱著,便讓自己開口說出那最不堪的回憶。
  他只是聽著聽著,最後給冰炎的擁抱卻暖的不像話。
  然後在之後的每一年的過年或是團聚的節日裡被褚冥樣硬拖回家,在成為情人之前他們早就是一家人。
  褚冥漾打開他那早已關上已久的柔軟心房,如同透過窗簾打進室內的陽光一般,溫暖閃耀。

  將長髮的水滴稍稍擦乾後,冰炎推開浴室的門卻意外看到戀人已經爬起來替自己煮早餐。
  「學長,早。」褚冥漾探出頭來對自己笑著,而自己則是毫不客氣的對學弟招招手。
  「褚,幫我吹頭髮。」他對褚冥漾還是那般的霸道,如同當年認識時一樣。

  感受著褚冥漾輕輕的撥弄著自己的頭髮,還有在轟轟聲中對方半哼半唱的柔軟音調──還好這樣的溫暖只屬於他,他的太陽。


  「需要我在擁擠午夜發光──」


  「學長,晚上我不用上班的話要幹什麼?」吃完早餐後兩人肩並肩膩在沙發上,褚冥漾是抓著遙控器亂轉,而冰炎則是自顧自的翻著書。
  褚冥漾知道大忙人冰炎不太有機會休假,身為線上第一把交椅的模特兒當然也是經紀公司的搖錢樹,所以都會看對方的意思去安排行程。
  「那下午陪我出去走一走,晚點一起吃飯順便逛逛書店吧。」就算小學弟不問他也早就請夏碎幫他訂好餐廳的位置了,對方細心的詢問還是讓他彎起了唇。
  而那個總是向著他、順著他的戀人,現在還一臉苦惱地替自己擔心出門變裝這種麻煩事呢。
  「不過就是把頭髮塞進帽子裡,你不是還想去逛唱片行嗎?」他揉了揉對方的黑髮,他一向深知小學弟的想法。
就像他知道褚冥樣會擔心糾纏不休的狗仔,他也懂小學弟藏在心底的願望。

  吃飯、逛街──就如同天下每一對情侶做的那樣。

  而不意外的,對方笑開的臉讓冰炎心頭一暖。


  「我疲倦的享受著、誰也無法代替你的光芒──」


  在沒有工作的日子,在不需要唱歌的晚上,兩人一起見證那昏黃墜落之後,緊握的手便不再鬆開。

  「你怎麼比我還怕被拍啊。」冰炎有些故意的嘲笑著滿臉通紅的學弟,剛開始牽的時候扭捏的令他好笑。
  「...學長──閉嘴啦!」雖然只是坐在車子裡十指交扣,褚冥漾還是害羞得跟什麼一樣。
  而享受褚冥漾手心熱度的冰炎是笑開了懷,毫不客氣地又在對方手背上落下一吻。

  其實自己同樣也放不開這令人眷戀的溫度,照亮的他的小太陽。


  「我熱切的希望,能在消失之前──得到信仰。」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