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無反顧.11

11.

  無論在停停走走間錯過什麼,時間依舊快步的向前行。
  返鄉的車票隨著年假的腳步靠近而越來越難買,隨著百貨公司裡各專櫃的喜氣擺設,打工的書店終於貼出了年假的營業時間調整公告,到小劇場門口也貼起了對聯。
  大紅色,喜氣洋洋的,就跟團長在今天的最後一次團練後發給他們的紅包一樣。
  就算只是一個兩塊半的紙袋,也是一種象徵──就跟家家戶戶外的春聯雖非出自哪位大師,卻也是討個吉祥。
  他從畢業之後就沒有拿過紅包了,看著這個來自長輩的心意,他又想起了母親。
  後來褚冥玥可能也忙,沒再打過來問他回家的事情,他自己也就著沒人催促而不再去為這個問題傷腦筋,只不過……看著團員一個又一個因為趕車或回家的離開,他跟媽媽就算還有矛盾,還是應該要好好過個年。
  當然會害怕自己回家把氣氛攪的亂七八糟,紅包跟年節禮品都寄回家了,至於祝福的話用打電話的方式好了,最多就是被掛電話而已,至少不會搞的全家不愉快。
  拉下劇團的鐵門後,他才認真的思索起之後說長不長的年假該幹什麼好?
  一次說走就走的旅行?還是宅在家裡把劇本修一修,順便認真思考姊姊說的那些:讓工作穩定下來,或者說服媽媽。
  這個年做不到的事,就會變成新年新期許,家庭與自己兩邊他不想做取捨,因為就算遭逢挫折他還是喜歡寫劇本,就算沒有跟學長在一起了他也不可能喜歡上女生,而家人更是一輩子的。
  這些沒有辦法放在天平上衡量誰輕誰重,只能貪心的都想擁有。 
 

繼續閲讀

愛無反顧.10

10.

抓不住秋天的尾巴,白天的氣溫就算有太陽的加持也起不了多少作用,就是一條圍巾的差別罷了,但抓著工作空檔出來曬曬冬陽的褚冥漾還是很開心,天氣已經很冷了還陰雨連綿好幾天實在痛苦。
  圍裙裡的手機又響了起來,褚冥漾有些忍不住關機裝死的衝動──距離年關越近,姐姐催促他的電話就來的越急迫,彷彿態度放軟的請求是曇花一現,那之後又回復到要拎著狗鍊把他綁回台中的樣子。
  搞的他都快要得到手機恐懼症了,對於接電話的那種。
  還好掏出一看不是來自褚冥玥的電話,反而是劇團的團長打來,他想應該是前幾天交過去的劇本需要討論,還好店裡沒什麼客人,向另一位搭檔招了招手示意後窩進倉庫裡。
  「漾漾阿,劇本已經看完了,這次辛苦你啦。」和藹的聲音傳來,對方這樣說大概是符合了主題的要求,至於細節的部分就是排演的時候與演員邊討論邊修正了。
  「原本把這個劇本交到你手上的時候我還有點不放心,我怕“遺憾”會離你太遠,不過結果看來,漾漾也是有一點經歷的人呢。」
  用故事描摹情感,又或者把情感藏在故事裡讓觀賞者慢慢拼湊,故事有可能是杜撰的,但情感總是源自於寫的人最真摯的,來自生活的點點滴滴。
  「只是不可以這麼快放棄啊。」團長的話讓褚冥漾有些迷惑,是指他讓故事裡的主角放棄了所有能挽回的機會,守著最美好的回憶也守著遺憾的結局,卻又隱隱覺得不是。
  「這故事不就是來自於你嗎?你還年輕,有時候不應該這麼快放棄。」
  「雖然對渴求但不能得的事情抱著這種遠遠看著的想法也不錯,但比起能把我們劇本寫得栩栩如生的漾漾,我更喜歡那個鼓起勇氣又回去寫商業廣告的褚冥漾。」
  「那支廣告很生動,就像真的會讓人掉進戀愛裡似的,我還跟我太太炫耀這是我們劇團的編劇。」團長也不在意褚冥漾的沉默,就是自顧自地繼續說著。
  「你也一定很喜歡很喜歡過一個人,所以才寫的出讓人怦然心動的東西,那不妨再稍稍拿出一點勇氣,好嗎?」

繼續閲讀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